霜昙

文手一枚,不定期更新

【赤染无垢/20:00】猫猫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双垩假真/赤染无垢24h】第21棒 20:00

上一棒:@汀上白沙 

下一棒:@陌上尘 


阿贝多老师生贺!无逻辑非常ooc的流水账预警,我流兄弟和解,详情可以看这里 ,文笔不行不喜勿喷(இωஇ )






正文如下↓



问:雪山上会有猫存在吗?


严谨的炼金术师回答:雪山的环境并不适合猫生存,但就是这种既定事实下,雪山的临时营地里,上演了一幕人和猫的深情对视,惺惺相惜。


为什么会这样啊?白骏无奈的看着目前坐姿端正的猫猫,不住的回想之前的一切:


一个雪山上普通的清晨,阳光照射在雪上反射的刺眼白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床上,床上的人翻了个身,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搂……什么都没有搂到。


嗯?今天他这么早就起了吗?没有搂到熟悉的体温,白骏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结果发现,阿贝多平常要穿的衣服还整整齐齐的叠在床头,就连以往急匆匆起床都会披的外套都完好无损的挂在衣架上。


白骏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不可置信的一把掀开被子:我老婆,啊不是,我弟呢,我那么大一个弟弟呢?


结果不掀不要紧,一掀就发现阿贝多睡觉时穿的单衣还鼓鼓囊囊的缩在被子里。


白骏:他敢用未来一年睡雪地的生活做担保,阿贝多决对没有大早上在冰冷刺骨的雪山上裸奔的习惯,别说这了,即使在两人耳鬓厮磨的时候,他都不太习惯衣不蔽体的感觉。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人能当着他的面把人带走,还离谱的剥光了带走?


现在是不是该去骑士团或者冒险者协会挂个寻人启事?但他又担心万一真找到了服装状况可观的阿贝多,自己会一个没忍住把在场的其他人灭口。


这么胡思乱想也不是办法,白骏打算自己先在附近找试试,结果刚转头,就看见床上阿贝多鼓鼓囊囊的衣服似乎在以一个微小的弧度晃动。


他默默的抬手,揉眼,重新看,确定不是自己眼花,是衣服真的在动。


白骏:……是我今天起床的姿势不对吗?怎么怪事一件接一件?


在他一脸疑惑的时候,衣服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一个毛茸茸的爪子从里面伸了出来,伴随着白骏震惊的目光,一个和阿贝多发色一样的奶白色猫猫从衣服里探出了头。


正当它奋力摆脱衣服的挽留时,突然感觉后颈一紧,接着就被白骏从衣服里扒拉了出来举在面前大眼瞪小眼。


“哪里来的猫?昨天还没有的啊,难道是半夜房门没有关好?”


猫猫:┳ ┳


白骏:为什么有种微妙的被猫鄙视了的感觉?


“哎不对啊,雪山上什么时候有猫了?”白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再看向眼前的小猫,发现它的脖子上还有一小撮隐隐约约构成了个星形的金毛,联系下它这个毛色……


“阿贝多?”


“喵”猫猫点头。


白骏麻木的放下猫猫,自己把被子盖好又躺了回去:果然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稍等我换个姿势睁眼,说不定等我眼睛一睁一闭就恢复原状了。


贝猫猫看着他一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默默反思:要不以后还是住西风骑士团的宿舍?雪山是不是太冷了?看把我哥都冻傻成什么样了?


最后看这人半天没有动静,颇有拒绝面对现实的意思,贝猫猫无奈,只能冲他伸出了爪子……


结束回忆,经过贝猫猫的一番友好交流后,白骏被迫顶着一头相当凌乱的发型一脸严肃的和猫猫对视:


“所以是怎么回事?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可不记得莱茵多特那个女人在创造你的时候,还加入了转换动物系统。”


“喵喵喵喵喵。”


“听不懂。”


丘丘语至少还音节丰富有规律可寻,阿贝多这种情况,就算把猫尾酒馆的迪奥娜找来,也不能打破喵喵语与人语之间的巨大隔阂。


所幸虽然语言交流欠缺,但听力方面没有跨种

族的困难,所以贝猫猫选择了相当直接的办法——摇头。


“不是你自身问题的话,应该就是外力因素了,这几天有碰到什么异常吗?比如地脉紊乱什么的?”


贝猫猫仔细回想,最近地脉是有点不太平,但有靠谱的人去解决,他也没接触紊乱地点,应该与这无关,而在吃喝方面,白骏和他都是一样的伙食,不应该……


等等,贝猫猫突然回想起来昨天,某绿头发炼金术师上交了这次的研究样品,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猜测。


“哎,你去哪里啊?”


“喵喵。”贝猫猫冲白骏叫了几声,示意他跟上,把人领到了实验桌旁,虽然很想优雅的一跃而上,但考虑到自己尚不熟悉四脚发力,稍微想象一下失败的后果后,贝猫猫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蹭了蹭白骏的腿。


这点默契还是有的,白骏弯腰把地上的贝猫猫抱到实验桌上,嗯,手感不错。


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那软乎乎的毛毛上移开,白骏看着猫猫的毛爪子从那一堆瓶瓶罐罐中精确扒出一个试剂空瓶。


“这个是?”看着上面的标签,白骏很快想起来:“砂糖研究的伪装人类药剂?但这个的效果应该是把有动物血脉的人伪装成普通人才对啊?”


“喵喵喵。”


“也是,她就是自己服用了后毫无效果才找你看看问题出在哪里的,看来研究的药剂产生了反方向效果。”


“而具体的变量……哎,等等”白骏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事,顿时脸上五彩斑斓了起来:“不对啊,这个药剂在交给你前我也服用了小部分,为什么我没有变化?”


贝猫猫抬爪,比划的生动形象自带音效:“喵喵喵喵。”拜托你都说了你喝了小部分,大部分都被我服用了哎。


“虽然我知道你在硬件不足的情况下尽力的想说明情况,但我真的听不懂啊。”


原谅白骏,人造人再怎么完美也是建立在人的基础上,就像是鸡同鸭讲再怎么离谱至少还建立在同是禽类的基础上,今个就算是莱茵多特来了,也不能保证对另一物种的语言信手拈来。


于是,在兄弟二人基本毫无进展的跨物种交流后,白骏认命的放弃了他那指望能靠稀薄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来了解情况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把昨天的研究报告翻了出来以做参考,结果可喜可贺,参考了半天发现他们现在经历的事足以让砂糖再进行一个月的可持续发展。


虽然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对自己会属什么物种都说不准,但想到可怜的炼金术助手还在错误的道路上策马奔腾,良心未泯的阿贝多老师思考了一番还是挠了挠自己毫无良心的兄长,决定让他去给砂糖更正课题,顺便也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实验样本。


当然为了防止白骏半路上“砰”的一下也变成能听不能说的另一物种,他们俩先给自己做了个全身检查,确定白骏至少一天内是可以安全与人交流的。


草草吃了早饭的白骏火急火燎的准备下山,结果刚刚披上外套,就觉得肩头一沉,一转头就和一只重心不稳的贝猫猫来了个亲密接触。


“应当只是形体变化,于身体没有大碍,你也不需要跟着我一起去,再说了你现在说的话也没人能听懂,去了能干嘛?”


猫猫不理他,跳到了衣服自带的帽子里窝好,现在这个毛爪子,既不能搞研究,又不能写生,看见营地那么多瓶瓶罐罐还要用强大的意志力忍住想上手挠的欲望,这么一对比,还不如跟着白骏出去望望风,左右也不是他赶路。


而赶路工具人看既然劝了也没用,也就随他去了,想着就算阿贝多变成了猫,高贵的炼金术师也不可能突然丢下他去捕鸟捉鱼扑晶碟吧。


在路上,因为从雪山到蒙德城的距离不算太近,白骏不会像阿贝多那样用阳华赶路,漫长的时间难免有点枯燥,所幸直接把帽兜里安安静静的贝猫猫拎出来抱在了怀里撸。


反正更亲密的事都做过了,贝猫猫躺平任撸,偶尔舒服了还会主动蹭蹭白骏的手。


都说撸猫使人快乐,白骏一时被快乐包围,得意忘形之下,憋在心里很久了的话脱口而出:


“等药效过了,你变回人的时候,如果是没穿衣服的状态该怎么办啊?”


贝猫猫:……


很好,你失去了一只乖巧任撸的小猫咪。


——————————————


“哎?白骏老师,你的……咳,请问是有什么事情吗?”在蒙德城进行第九十七次实验的砂糖被突然造访且造型别致的白骏吓了一跳,但还是发挥了良好的个人习惯没有多问。


身为本身羞耻心有限到拐跑自己弟弟的人造人,白骏对自己略显凌乱的发型和皮肤上的抓痕相当淡定,把重新缩回帽兜里的贝猫猫拎了出来。


“关于你这次的研究课题,有一点问题。”


对于突然出现的猫猫,砂糖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上手:“那这是老师的实验样品吗?有没有出现什么特征?比如说话什么的?”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这只猫就是阿贝多。”


“哎?!”确定白骏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可怜的炼金助手瞬间对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无地自容起来,恍惚间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课题被打上不合格的悲惨未来:“对,对不起!阿贝多老师!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没事,我们就是给你修正问题来的,他应该也不会生气。”


被拎着不舒服,贝猫猫挣扎着跳到了白骏的肩膀上,叫了一声表示赞同。


于是在两人一猫的探讨交流下,白骏最终敲下结论:“药剂本身是三天的效果,但我和阿贝多共同服用且分量不同,所以我还没有兽化特征,时间应该也比他短,但是否和阿贝多一样完全兽化还不一定。”


确定了没有什么别的副作用,白骏打算带一点课题资料回雪山研究,翻看砂糖的实验数据时不忘提醒她:“你也服用过这种药剂,但可能因为你本身有兽化特征所以药剂作用不明显,但这几天还是要注意一下。”


“好的,白骏老师。”面临换个课题继续研究或者课题不变一切重来两大选择的砂糖纠结了两秒后,果断转头就开始准备第九十八次的研究材料。


不得不说,当砂糖沉迷于炼金研究时颇有六亲不认的意思,连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白骏身上跳下来若有所思的看着桌上实验样品和数据的贝猫猫都没注意,甚至一人一猫临走前都能听到她的喃喃自语:


“如果能得到连续服用药剂的人的实验数据就好了。”


此时的砂糖还不知道,她的一句无心之言会引发什么样的蝴蝶效应。


————————————————


第二天,同样是一个普通的清晨,雪地反射的刺眼白光同样照在了床上人的脸上,于是在外在因素和体内生物钟的双重作用下,奶白发色的炼金术师缓缓睁开了眼。


清醒后的第一件事:伸出手放到眼前晃了晃,嗯,是白皙修长的,不是毛茸茸的爪子。


然而,身上与被子紧密相贴的触感告诉他,昨天某个人的无心之言已经变成了现实。


阿贝多扶额:虽然做过了心理准备,并且以这种衣不蔽体的状态醒来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但还是有点控制不住想把自家哥哥那个乌鸦嘴一阳华拍墙上的冲动。


而且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结束,阿贝多坐起身,从身后捞到一条细细长长的毛茸茸,确定了这东西是从自己身上出现的后,他冷静的上上下下搜寻着身上不协调的地方,最后得出结论:除了尾巴,头上也有一对温热的毛尖尖,除此之外倒是一切正常。


“喵喵~”在阿贝多检查身体时,身边传来了细微的动静,他掀开被子,看见一团拧巴的衣服在大幅晃动。


如果白骏能看见这一幕,肯定会惊讶于历史的高度重合,而最大的区别可能在于阿贝多的表情不同于白骏当初震惊的怀疑自己在做梦,而是一脸是意料之中。


等到一只除了脖子上没有星星痕迹其他和昨天的贝猫猫一模一样的骏猫猫从衣服里钻出来时,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喵喵喵喵喵喵!”语调之激昂简直更新了猫猫的常见语库。


可惜下一秒就被人揪着后颈拎了起来,虽然身上多了些同源的耳朵尾巴,但阿贝多看上去并没有因此多掌握一门外语:“很遗憾,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麻烦你安静一点。”


骏猫猫:……天道好轮回啊。


随后阿贝多就把它放了下来,慢悠悠的穿上床边叠好的衣服后,看了一眼自暴自弃在床上瘫成一张猫饼的骏猫猫暗想:


据砂糖所说,一瓶完整的药剂,预定实验效果是三天,至于叠加后效果如何,实验已经开始,过几天应该就有结果了吧。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非常感谢能够和太太们参加阿贝多老师的生贺!希望下次还有机会一起合作!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梗也可以留言!(又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